OpenAI内部的投资者压力可能会引发戏剧性的180度大转弯

AI行业新闻6个月前发布 yundic
133 0 0

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Sam Altman重返OpenAI并非完全不可能。

在彭博新闻社获得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OpenAI全球事务副总裁Anna Makanju向员工传达了正在进行的为稳定公司而进行的“紧张讨论”。这可能包括以某种形式让前首席执行官萨姆·阿尔特曼重返公司。

Makanju的备忘录透露,OpenAI管理层正在与奥特曼、谢尔和董事会联系,但他们不准备在今晚做出最终回应。Makanju的备忘录没有提供与Altman讨论的性质的细节。

由Thrive Capital领导的OpenAI投资者也在积极努力促进Altman的回归,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没有表示反对这种可能性。

根据 彭博谈判包括考虑奥特曼重新加入过渡董事会担任董事。前Salesforce联合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可能会加入Altman的新董事会。

OpenAI的770名员工中,约有700人签署了一封威胁辞职的信,令公司陷入混乱。这些员工要求董事会辞职,并重新雇用Altman,微软已聘请他与前联合创始人Greg Brockman领导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团队。

微软首席技术官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公开表示,如果OpenAI员工选择离开,他们将在微软有一个职位等待他们,这加剧了对微软将从OpenAI潜在垮台中获得战术好处的指责。

开创商业人工智能治理先例

OpenAI的冲突引发了关于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目标是否应该是追求商业机会的辩论。

OpenAI董事会决定删除Altman似乎植根于AI安全性和Altman的外部风险的分歧。然而,OpenAI的治理结构(一个监督营利实体的非营利董事会)可能不足以抵消奥特曼的影响力。

这场辩论的一方是前首席执行官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和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后者主张采取一种强调快速增长和货币化的战略。

他们的立场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OpenAI要继续扩展其运营和能力,就必须积极寻求创收机会。

另一方面,据彭博社报道,一些OpenAI董事会成员对该公司在2023年的快速商业化表示保留。

这可能是一个简化的二分法,但它是一个有趣的方式来评估形势和民粹主义观点的力量,以迫使公司的治理改变主意。

行业专家、政策制定者和公众将密切关注所做出的决定,因为它们将为人工智能发展和治理的未来开创先例。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